方志动态

1.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2.关注香河方志网微信

关于对第九届全国地方志优秀成果(年鉴类)的通报表扬

来 源: 作 者: 时 间:2023-12-31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地方志工作机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志办公室,中央军委党史军史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务院有关部委局史志(年鉴)机构:

  为深入贯彻落实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推动年鉴事业高质量发展,充分发挥年鉴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中的重要作用,中国地方志工作办公室、中国地方志学会组织开展了第九届全国地方志优秀成果(年鉴类)评审工作,评审范围是公开出版的2021年卷或2022年卷各级各类年鉴。

  在各地各部门评选推荐基础上,经专家小组评审与第九届全国地方志优秀成果(年鉴类)评审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复审、领导小组终审,在省级综合年鉴、市级综合年鉴、县级综合年鉴、专业年鉴、军事年鉴中确定特等年鉴105部,一等年鉴183部,二等年鉴188部,三等年鉴166部。经研究,对以上642部年鉴进行通报表扬。

  根据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对在地方志工作中作出突出成绩和贡献的单位、个人,给予表彰和奖励”的规定,建议本级党委、人民政府对获得通报表扬年鉴的编纂单位和相关人员给予表彰和奖励。

  希望获得通报表扬的年鉴编纂单位再接再厉,开拓创新,编纂出更高质量的精品佳作,为实现年鉴事业转型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同时,也希望各单位学习先进,高度重视年鉴质量建设,以“为当代提供资政辅治之参考,为后世留下堪存堪鉴之记述”为目标,编修出更多经得起时代和历史检验,具有鲜明时代特征、年度特点和地域特色的精品年鉴。

  中国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中国地方志学会

 2023年12月29日

 

 

第九届全国地方志优秀成果(年鉴类)

评审活动通报表扬名单

(642部)

特等年鉴(105部)

  省级综合年鉴(8部)

  《吉林年鉴(2022)》  《浙江年鉴(2022)》  《山东年鉴(2022)》

  《北京年鉴(2022)》  《江苏年鉴(2022)》  《安徽年鉴(2022)》

  《福建年鉴(2022)》  《四川年鉴(2022)》

  市级综合年鉴(46部)

  《石家庄年鉴(2022)》  《晋城年鉴(2021)》  《大同年鉴(2022)》

  《阳泉年鉴(2022)》  《通辽年鉴(2022)》  《沈阳年鉴(2022)》

  《大连年鉴(2022)》  《四平年鉴(2021)》  《白城年鉴(2022)》

  《牡丹江年鉴(2022)》  《南通年鉴(2021)》  《盐城年鉴(2021)》

  《无锡年鉴(2022)》  《泰州年鉴(2022)》  《连云港年鉴(2022)》

  《徐州年鉴(2022)》  《杭州年鉴(2022)》  《合肥年鉴(2022)》

  《厦门年鉴(2021)》  《宁德年鉴(2022)》  《福州年鉴(2022)》

  《南昌年鉴(2022)》  《滨州年鉴(2022)》  《东营年鉴(2022)》

  《日照年鉴(2022)》  《南阳年鉴(2022)》  《武汉年鉴(2022)》

  《襄阳年鉴(2022)》  《宜昌年鉴(2022)》  《长沙年鉴(2022)》

  《佛山年鉴(2022)》  《北海年鉴(2021)》  《海口年鉴(2022)》

  《成都年鉴(2022)》  《乐山年鉴(2022)》  《广安年鉴(2022)》

  《贵阳年鉴(2021)》  《楚雄州年鉴(2022)》  《玉溪年鉴(2022)》

  《拉萨年鉴(2022)》  《西安年鉴(2022)》  《咸阳年鉴(2022)》

  《定西年鉴(2022)》  《黄南年鉴(2022)》  《银川年鉴(2022)》

  《克拉玛依年鉴(2021)》

  县级综合年鉴(31部)

  《北京朝阳年鉴(2021)》  《北京西城年鉴(2022)》

  《天津市红桥年鉴(2021)》  《天津滨海新区年鉴(2022)》

  《清河年鉴(2022)》  《大同平城年鉴(2022)》

  《扎兰屯年鉴(2022)》  《虹口年鉴(2022)》  《浦口年鉴(2022)》

  《鄞州年鉴(2021)》  《义乌年鉴(2021)》  《龙游年鉴(2022)》

  《宁国年鉴(2022)》  《德化年鉴(2021)》  《安溪年鉴(2022)》

  《同安年鉴(2022)》  《瑞金年鉴(2022)》  《安远年鉴(2021)》

  《环翠年鉴(2021)》  《邹平年鉴(2022)》  《魏都年鉴(2022)》

  《长沙县年鉴(2021)》  《芙蓉年鉴(2022)》  《浏阳年鉴(2022)》

  《南海年鉴(2022)》  《良庆年鉴(2021)》  《万州年鉴(2022)》

  《沙坪坝年鉴(2021)》  《武侯年鉴(2022)》  《墨脱年鉴(2022)》

  《若羌年鉴(2022)》

  专业年鉴(11部)

  《中国海关年鉴(2022)》  《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年鉴(2022)》

  《长江年鉴(2022)》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2022)》

  《中国新闻年鉴(2021)》  《中国考古学年鉴(2021)》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21)》

  《世界经济年鉴(2022)》  《中关村年鉴(2021)》

  《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年鉴(2022)》  《广东建设年鉴(2022)》

  军事年鉴(9部)

  《中央军委办公厅年鉴(2022)》  《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年鉴(2021)》

  《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年鉴(2022)》  《东部战区年鉴(2022)》

  《东部战区陆军年鉴(2022)》  《中部战区空军年鉴(2022)》

  《联勤保障部队年鉴(2021)》  《军事科学院年鉴(2022)》

  《中国武警年鉴(2021)》

一等年鉴(183部)

  省级综合年鉴(10部)

  《山西年鉴(2022)》  《广西年鉴(2022)》  《海南年鉴(2022)》

  《重庆年鉴(2022)》  《江西年鉴(2022)》  《黑龙江年鉴(2022)》

  《新疆年鉴(2022)》  《兵团年鉴(2021)》  《湖南年鉴(2022)》

  《广东年鉴(2022)》

  市级综合年鉴(65部)

  《廊坊年鉴(2022)》  《承德年鉴(2022)》  《太原年鉴(2022)》

  《临汾年鉴(2022)》  《运城年鉴(2022)》  《忻州年鉴(2021)》

  《赤峰年鉴(2022)》  《包头年鉴(2022)》  《鞍山年鉴(2022)》

  《抚顺年鉴(2022)》  《锦州年鉴(2021)》  《盘锦年鉴(2022)》

  《长春年鉴(2022)》  《延边年鉴(2022)》  《通化年鉴(2022)》

  《伊春年鉴(2021)》  《哈尔滨年鉴(2022)》  《黑河年鉴(2022)》

  《常州年鉴(2022)》  《宁波年鉴(2021)》  《温州年鉴(2021)》

  《湖州年鉴(2022)》  《衢州年鉴(2022)》  《淮北年鉴(2022)》

  《宣城年鉴(2022)》  《亳州年鉴(2021)》  《赣州年鉴(2022)》

  《抚州年鉴(2022)》  《青岛年鉴(2022)》  《烟台年鉴(2022)》

  《泰安年鉴(2022)》  《信阳年鉴(2022)》  《许昌年鉴(2022)》

  《十堰年鉴(2021)》  《荆州年鉴(2022)》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年鉴(2022)》  《黄冈年鉴(2022)》

  《永州年鉴(2022)》  《岳阳年鉴(2022)》  《东莞年鉴(2022)》

  《中山年鉴(2022)》  《湛江年鉴(2022)》  《深圳年鉴(2022)》

  《珠海年鉴(2022)》  《桂林年鉴(2021)》  《梧州年鉴(2022)》

  《贵港年鉴(2022)》  《儋州年鉴(2021)》  《自贡年鉴(2022)》

  《德阳年鉴(2021)》  《广元年鉴(2022)》  《南充年鉴(2022)》

  《雅安年鉴(2022)》  《眉山年鉴(2022)》  《铜仁年鉴(2022)》

  《六盘水年鉴(2022)》  《曲靖年鉴(2022)》  《文山州年鉴(2022)》

  《山南年鉴(2022)》  《铜川年鉴(2022)》  《宝鸡年鉴(2022)》

  《平凉年鉴(2021)》  《天水年鉴(2022)》  《海东年鉴(2022)》

  《阿克苏年鉴(2021)》

  县级综合年鉴(63部)

  《北京海淀年鉴(2021)》  《天津市武清年鉴(2022)》

  《灵寿年鉴(2022)》  《香河年鉴(2022)》

  《唐山市丰润年鉴(2022)》  《孝义年鉴(2021)》

  《鄂温克族自治旗年鉴(2021)》  《金普年鉴(2021)》

  《铁力年鉴(2022)》  《嘉定年鉴(2022)》  《常熟年鉴(2022)》

  《江都年鉴(2022)》  《射阳年鉴(2022)》  《灌云年鉴(2022)》

  《溧水年鉴(2022)》  《相城年鉴(2022)》  《余杭年鉴(2022)》

  《萧山年鉴(2022)》  《肥东年鉴(2022)》  《琅琊年鉴(2021)》

  《思明年鉴(2022)》  《马尾年鉴(2022)》  《明溪年鉴(2022)》

  《长泰年鉴(2022)》  《高安年鉴(2022)》  《泰和年鉴(2021)》

  《无棣年鉴(2022)》  《沂水年鉴(2022)》  《文登年鉴(2022)》

  《岚山年鉴(2022)》  《济源年鉴(2022)》  《淅川年鉴(2022)》

  《汝南年鉴(2022)》  《汉阳年鉴(2021)》  《武昌年鉴(2021)》

  《开福年鉴(2021)》  《望城年鉴(2021)》

  《株洲高新区·天元区年鉴(2022)》  《黄埔年鉴(2022)》

  《越秀年鉴(2022)》  《顺德年鉴(2022)》  《金湾年鉴(2022)》

  《港北年鉴(2022)》  《环江年鉴(2022)》  《澄迈年鉴(2022)》

  《武隆年鉴(2022)》  《云阳年鉴(2022)》  《青白江年鉴(2022)》

  《玉屏年鉴(2022)》  《龙里年鉴(2022)》  《贵阳白云年鉴(2022)》

  《花溪年鉴(2022)》  《楚雄市年鉴(2022)》  《红塔年鉴(2022)》

  《乃东年鉴(2022)》  《江孜年鉴(2022)》  《黄陵年鉴(2022)》

  《潼关年鉴(2022)》  《靖边年鉴(2022)》  《金塔年鉴(2022)》

  《永昌年鉴(2022)》  《河南蒙古族自治县年鉴(2022)》

  《红寺堡年鉴(2022)》

  专业年鉴(26部)

  《中国铁道年鉴(2021)》  《中国水利年鉴(2021)》

  《中国农业年鉴(2021)》  《中国统计年鉴(2022)》

  《中国中医药年鉴(2022)行政卷》

  《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2022)》  《中国法律年鉴(2022)》

  《中国中医药年鉴(2022)学术卷》  《武汉大学年鉴(2022)》

  《中国非洲研究年鉴(2021)》  《中国哲学年鉴(2022)》

  《中国金融学年鉴(2022)》  《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年鉴(2022)》

  《山西统计年鉴(2021)》  《内蒙古水利年鉴(2021)》

  《黑龙江统计年鉴(2022)》  《大庆油田年鉴(2022)》

  《上海文化年鉴(2022)》  《江西统计年鉴(2022)》

  《湖南自然资源年鉴(2022)》  《广东财政年鉴(2022)》

  《中国—东盟年鉴(2021)》  《四川文化和旅游年鉴(2021)》

  《四川交通年鉴(2022)》

  《中国铁路乌鲁木齐局集团有限公司年鉴(2022)》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一师年鉴(2022)》

  军事年鉴(19部)

  《西部战区年鉴(2021)》  《北部战区陆军年鉴(2021)》

  《中部战区陆军年鉴(2021)》  《东部战区海军年鉴(2022)》

  《东部战区空军年鉴(2021)》  《空军西安飞行学院年鉴(2021)》

  《桂林联勤保障中心年鉴(2022)》  《西宁联勤保障中心年鉴(2021)》

  《郑州联勤保障中心年鉴(2022)》  《黑龙江军事年鉴(2022)》

  《安徽军事年鉴(2021)》  《福建军事年鉴(2022)》

  《白山军事年鉴(2022)》

  《军事科学院军队政治工作研究院年鉴(2022)》

  《军事科学院国防工程研究院年鉴(2022)》

  《中国人民解放军63820部队年鉴(2022)》

  《国防科技大学年鉴(2022)》  《武警甘肃总队年鉴(2022)》

  《武警第二机动总队年鉴(2022)》

二等年鉴(188部)

  省级综合年鉴(12部)

  《天津年鉴(2022)》  《内蒙古年鉴(2022)》  《贵州年鉴(2022)》

  《云南年鉴(2022)》  《河南年鉴(2022)》  《湖北年鉴(2021)》

  《宁夏年鉴(2022)》  《陕西年鉴(2022)》    《辽宁年鉴(2022)》

  《青海年鉴(2022)》  《甘肃年鉴(2022)》  《西藏年鉴(2022)》

  市级综合年鉴(51部)

  《邯郸年鉴(2022)》  《沧州年鉴(2021)》  《乌海年鉴(2022)》

  《阜新年鉴(2022)》  《吉林市年鉴(2022)》  《双鸭山年鉴(2021)》

  《鹤岗年鉴(2022)》  《镇江年鉴(2022)》  《舟山年鉴(2021)》

  《台州年鉴(2021)》  《丽水年鉴(2022)》  《滁州年鉴(2021)》

  《马鞍山年鉴(2022)》  《阜阳年鉴(2021)》  《六安年鉴(2021)》

  《泉州年鉴(2022)》  《吉安年鉴(2021)》  《淄博年鉴(2022)》

  《威海年鉴(2022)》  《开封年鉴(2022)》  《洛阳年鉴(2022)》

  《黄石年鉴(2022)》  《孝感年鉴(2022)》  《咸宁年鉴(2021)》

  《益阳年鉴(2022)》  《常德年鉴(2022)》  《娄底年鉴(2022)》

  《衡阳年鉴(2022)》  《广州年鉴(2022)》  《茂名年鉴(2022)》

  《汕头年鉴(2022)》  《潮州年鉴(2022)》  《玉林年鉴(2021)》

  《钦州年鉴(2022)》  《攀枝花年鉴(2022)》  《泸州年鉴(2022)》

  《遂宁年鉴(2022)》  《达州年鉴(2022)》  《巴中年鉴(2021)》

  《资阳市年鉴(2022)》  《黔东南年鉴(2022)》  《遵义年鉴(2022)》

  《昆明年鉴(2021)》  《大理州年鉴(2021)》  《临沧年鉴(2021)》

  《商洛年鉴(2022)》  《安康年鉴(2022)》  《汉中年鉴(2022)》

  《张掖年鉴(2022)》  《白银年鉴(2022)》  《海南年鉴(2021)》

  县级综合年鉴(71部)

  《阜平年鉴(2022)》  《深泽年鉴(2022)》  《涉县年鉴(2022)》

  《邢台市襄都年鉴(2022)》   《小店年鉴(2022)》

  《文水年鉴(2022)》  《霍州年鉴(2022)》  《繁峙年鉴(2022)》

  《陵川年鉴(2022)》  《晋城市城区年鉴(2022)》

  《海拉尔区年鉴(2021)》  《白云鄂博矿区年鉴(2021)》

  《包头市青山区年鉴(2022)》  《科尔沁区年鉴(2022)》

  《于洪年鉴(2022)》  《苏家屯年鉴(2022)》  《伊通年鉴(2022)》

  《东辽年鉴(2022)》  《南岗年鉴(2021)》  《延寿年鉴(2021)》

  《呼兰年鉴(2022)》  《伊美年鉴(2022)》  《浦东年鉴(2022)》

  《金坛年鉴(2022)》  《靖江年鉴(2022)》  《扬中年鉴(2022)》

  《新吴年鉴(2022)》  《涟水年鉴(2022)》  《上城年鉴(2022)》

  《鹿城年鉴(2022)》  《贵池年鉴(2021)》  《周宁年鉴(2022)》

  《福州市台江年鉴(2022)》  《泉港年鉴(2022)》

  《新建年鉴(2022)》  《瑞昌年鉴(2022)》  《南丰年鉴(2022)》

  《吉州年鉴(2021)》  《惠民年鉴(2022)》  《安丘年鉴(2021)》

  《龙口年鉴(2021)》  《曲阜年鉴(2021)》  《栖霞市年鉴(2022)》

  《息县年鉴(2022)》  《北关年鉴(2022)》  《延津年鉴(2022)》

  《利川年鉴(2021)》  《岳阳县年鉴(2021)》  《醴陵年鉴(2021)》

  《禅城年鉴(2022)》  《福田年鉴(2022)》  《高明年鉴(2022)》

  《陆川年鉴(2021)》  《柳北年鉴(2022)》  《吉阳年鉴(2021)》

  《永川年鉴(2022)》  《潼南年鉴(2022)》  《务川年鉴(2022)》

  《麒麟区年鉴(2022)》  《禄劝年鉴(2022)》  《会泽年鉴(2022)》

  《琼结年鉴(2022)》  《丁青年鉴(2022)》  《朗县年鉴(2022)》

  《秦都年鉴(2022)》  《成县年鉴(2022)》  《崇信年鉴(2022)》

  《灵武年鉴(2022)》  《独山子区年鉴(2022)》  《博湖年鉴(2021)》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五家渠市年鉴(2022)》

  专业年鉴(35部)

  《中国渔业年鉴(2021)》  《中国气象年鉴(2021)》

  《中国环境年鉴(2022)》

  《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有限公司年鉴(2022)》

  《黄河年鉴(2022)》  《长江航运年鉴(2021)》

  《中国畜牧兽医年鉴(2022)》  《中国伦理学年鉴(2021)》

  《中国语言学年鉴(2022)》  《当代中国史研究年鉴(2022)》

  《中国日本研究年鉴(2022)》  《中国产业经济学年鉴(2021—2022)》  《北京统计年鉴(2022)》  《北京大学年鉴(2021)》

  《天津科技年鉴(2022)》  《中国石油辽河油田公司年鉴(2021)》

  《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年鉴(2021)》

  《黑龙江金融年鉴(2021)》

  《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年鉴(2022)》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年鉴(2022)》

  《浙江财政年鉴(2022)》  《安徽统计年鉴(2022)》

  《河南农业年鉴(2022)》  《武汉城市圈年鉴(2022)》

  《长安年鉴(2022)》  《凤凰街道年鉴(2022)》

  《中国—东盟统计年鉴(2022)》

  《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有限公司年鉴(2022)》

  《四川油气田年鉴(2022)》  《四川体育年鉴(2022)》

  《四川教育年鉴(2021)》  《贵州交通运输年鉴(2022)》

  《西藏统计年鉴(2021)》  《杨凌示范区年鉴(2021)》

  《青海统计年鉴(2022)》

  军事年鉴(19部)

  《南疆军区军事年鉴(2021)》

  《中国人民解放军32179部队年鉴(2022)》

  《海军航空大学年鉴(2022)》

  《中国人民解放军95028部队年鉴(2021)》

  《中国人民解放军93498部队年鉴(2021)》

  《沈阳联勤保障中心年鉴(2021)》

  《中国人民解放军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年鉴(2022)》

  《河北军事年鉴(2021)》  《辽宁省军区年鉴(2021)》

  《江苏省军区年鉴(2022)》  《江西军事年鉴(2022)》

  《湖南军事年鉴(2022)》  《军事科学院军事法制研究院年鉴(2022)》

  《中国人民解放军63833部队年鉴(2021)》

  《军事科学院战略评估咨询中心年鉴(2022)》

  《国防科技大学前沿交叉学科学院年鉴(2021)》

  《武警四川总队年鉴(2022)》  《武警青海总队年鉴(2022)》

  《武警宁夏总队年鉴(2022)》

三等年鉴(166部)

  市级综合年鉴(36部)

  《唐山年鉴(2022)》  《鄂尔多斯年鉴(2022)》

  《巴彦淖尔年鉴(2022)》  《辽源年鉴(2022)》  《松原年鉴(2022)》

  《齐齐哈尔年鉴(2022)》  《宿迁年鉴(2022)》  《芜湖年鉴(2022)》

  《蚌埠年鉴(2022)》  《池州年鉴(2022)》  《安庆年鉴(2022)》

  《三明年鉴(2022)》  《龙岩年鉴(2022)》  《临沂年鉴(2022)》

  《鹤壁年鉴(2022)》  《驻马店年鉴(2022)》  《平顶山年鉴(2022)》

  《韶关年鉴(2022)》  《梅州年鉴(2022)》  《肇庆年鉴(2022)》

  《惠州年鉴(2022)》  《防城港年鉴(2022)》  《绵阳年鉴(2021)》

  《内江年鉴(2022)》  《宜宾年鉴(2022)》  《甘孜州年鉴(2022)》

  《普洱年鉴(2022)》  《保山年鉴(2022)》  《林芝年鉴(2022)》

  《昌都年鉴(2022)》  《延安年鉴(2021)》  《嘉峪关年鉴(2022)》

  《酒泉年鉴(2022)》  《庆阳年鉴(2021)》  《海北年鉴(2022)》

  《哈密年鉴(2021)》

  县级综合年鉴(86部)

  《北京丰台年鉴(2021)》  《天津市北辰年鉴(2022)》

  《保定市清苑年鉴(2022)》  《石家庄市藁城年鉴(2022)》

  《辛集年鉴(2022)》  《桃城年鉴(2021)》

  《沧州市运河区年鉴(2021)》  《保定市莲池区年鉴(2021)》

  《阳泉市郊区年鉴(2022)》  《万柏林年鉴(2022)》

  《太谷年鉴(2022)》  《潞城年鉴(2022)》  《屯留年鉴(2021)》

  《喀喇沁旗年鉴(2022)》  《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年鉴(2022)》

  《皇姑年鉴(2022)》  《西岗年鉴(2021)》  《东丰年鉴(2022)》

  《宁安年鉴(2021)》  《木兰年鉴(2022)》  《林口年鉴(2022)》

  《普陀年鉴(2021)》  《梁溪年鉴(2022)》  《如皋年鉴(2022)》

  《宝应年鉴(2022)》  《大丰年鉴(2022)》  《启东年鉴(2022)》

  《临安年鉴(2022)》  《北仑年鉴(2022)》  《海宁年鉴(2021)》

  《柯桥年鉴(2022)》  《武义年鉴(2022)》  《普陀年鉴(2021)》

  《南谯年鉴(2022)》  《福鼎年鉴(2022)》  《章贡年鉴(2022)》

  《进贤年鉴(2022)》  《青原年鉴(2021)》  《南康年鉴(2021)》

  《万载年鉴(2021)》  《历下年鉴(2022)》  《高青年鉴(2022)》

  《薛城年鉴(2022)》  《齐河年鉴(2021)》  《茌平年鉴(2021)》

  《单县年鉴(2022)》  《新郑年鉴(2022)》  《濮阳县年鉴(2022)》

  《睢县年鉴(2022)》  《枝江年鉴(2022)》  《张湾年鉴(2022)》

  《荆州区年鉴(2021)》  《孝南年鉴(2022)》  《浠水年鉴(2022)》

  《石鼓年鉴(2022)》  《鼎城年鉴(2022)》  《芷江年鉴(2022)》

  《江永年鉴(2021)》  《兴宁年鉴(2022)》  《郁南年鉴(2022)》

  《平乐年鉴(2021)》  《荔浦年鉴(2021)》  《白沙年鉴(2021)》

  《丰都年鉴(2022)》  《什邡年鉴(2022)》  《南部年鉴(2021)》

  《观山湖年鉴(2022)》  《兴义年鉴(2022)》  《都匀年鉴(2022)》

  《福泉年鉴(2022)》  《官渡年鉴(2021)》  《永胜年鉴(2022)》

  《兰坪年鉴(2022)》  《腾冲年鉴(2022)》  《蒙自年鉴(2022)》

  《石林年鉴(2022)》  《比如年鉴(2022)》  《达孜年鉴(2022)》

  《汉台年鉴(2022)》  《岐山年鉴(2022)》  《临潼年鉴(2022)》

  《紫阳年鉴(2022)》  《永靖年鉴(2022)》  《大通年鉴(2021)》

  《沙湾年鉴(2022)》  《拜城年鉴(2021)》

  专业年鉴(26部)

  《中国财政年鉴(2022)》  《海河年鉴(2021)》

  《中国农产品加工业年鉴(2022)》  《中国奶业年鉴(2021)》

  《中国古代史年鉴(2021)》  《中国文学年鉴(2022)》

  《中国拉丁美洲研究年鉴(2022)》

  《中国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年鉴(2022)》

  《中国管理学年鉴(2021—2022)》

  《中国·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年鉴(2022)》  《沈阳海关年鉴(2022)》

  《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年鉴(2021)》

  《上海交通大学年鉴(2022)》  《杭州海关年鉴(2022)》

  《安徽水利年鉴(2022)》  《福建退役军人事务年鉴(2022)》

  《湖南教育年鉴(2021)》  《湖南统计年鉴(2022)》

  《南城年鉴(2022)》  《大沙街道年鉴(2022)》

  《新湖年鉴(2022)》  《广西环境年鉴(2022)》

  《广西卫生健康年鉴(2022)》  《广西统计年鉴(2022)》

  《四川河湖年鉴(2021)》  《四川哲学社会科学年鉴(2021)》

  军事年鉴(18部)

  《南部战区年鉴(2021)》  《北部战区年鉴(2021)》

  《陆军步兵学院石家庄校区年鉴(2021)》

  《中国人民解放军92609部队年鉴(2021)》

  《中国人民解放军95806部队年鉴(2021)》

  《中国人民解放军93601部队年鉴(2022)》

  《中国人民解放军93786部队年鉴(2021)》

  《中国人民解放军95006部队年鉴(2021)》

  《中国人民解放军95037部队年鉴(2022)》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年鉴(2022)》

  《中国人民解放军32603部队年鉴(2021)》

  《河南军事年鉴(2022)》  《大连军事年鉴(2022)》

  《潍坊军事年鉴(2021)》  《牡丹江军事年鉴(2022)》

  《中山军事年鉴(2021)》  《武警江西总队年鉴(2022)》

  《武警湖南总队年鉴(2022)》

 

  • 今日头条

  • 香河地方志官方微信

  • 香河地方志小程序

备案号:冀ICP备18016968号-1 冀公网安备 13102402000328号 电话号码: 0316-8581951 地址: 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
Copyright © 2017-2020 香河地方志 技术支持:蓝街科技 邮箱: 826763194@qq.com
www.xhdfz.com